微璽霜

》灣家人

》CP真愛是方王 其他很雜食

~~~~~
》近期沉迷小偶像
~~~~~

大部分都是去看別人的文
偶爾隨筆寫掉落個幾篇

//アイナナ 82 關於觸碰 (下)


//OOC都是我的

//這篇換我發腦洞


~以下正文~



08.




“怎麼今天出門戴的手套跟備用的手套一起不見了⋯⋯明明自家的小朋友都知道不能亂碰的東西⋯⋯”


二階堂大和一邊翻著包包,一邊思考同時搞丟這種事的機率有多高。




“等下還要趕下一個行程,也不能脫隊去買⋯⋯不戴應該還可以忍耐一下⋯⋯”即便不斷說服自己沒有手套也會好的,但是心裡的恐慌開始一點點的延燒。




“啊⋯⋯不然去電視台的道具間借看看好了⋯⋯”在陷入慌亂之前,二階堂大和靈機一動,馬上轉身就往外跑。




出了休息室就跟人撞了個滿懷。




「啊,不好意思⋯⋯」




「二階堂?你這麼慌張是怎麼了?」




「是你啊八乙女,沒事,我只是剛錄完影⋯⋯」




看對方臉色不是很好,八乙女樂開始仔細觀察眼前這個人哪裡有異狀,畢竟直接問也不會有答案。


看二階堂已經換下表演服了,但是總感覺好像少了什麼。




「你的手套呢?」




「咦⋯?」沒預料到對方竟然會察覺,二階堂大和難得地露出驚訝的神情。




也沒想太多的八乙女樂只是將自己的手套脫了下來,放在二階堂大和的手裡。




「我們的錄影要開始了,該先去攝影棚啦,再見。」說完八乙女樂就離開了,留下二階堂大和在原地看著手中的手套。




「這傢伙是白癡嗎⋯⋯要錄影還破壞自己的服裝搭配⋯⋯」




但是這雙手套拿在手中,還是挺安心的。




09.




為了電視劇的取景,二階堂大和跟八乙女樂都要跟著劇組到異地拍攝一個禮拜。




其中有一場戲是八乙女樂要在夜晚時分,到水中救一個貪玩掉入水裡的小孩子,而這個小孩正好是二階堂大和的弟弟。




「這場戲真是辛苦你了啊,八乙女。」




「專業素養還是要有啊,雖然還是很不想在這種天氣下水⋯⋯明明是你弟弟為什麼會是我去救呢?」




「這就是戲劇啊,加油啊,不要拍完就感冒了。」二階堂大和很自然的開對方玩笑。




「才沒那麼弱!」




10.




聽說飯店樓下有很棒的居酒屋,二階堂大和決定找自己的酒友去看看。




按下門鈴,有人來開門之後他很直截了當的說了:




「喂,八乙女,樓下有⋯⋯」




然後來開門的八乙女樂就倒在了二階堂大和的身上。




猝不及防的被人靠得那麼近,讓二階堂大和心中的警鈴大作,下意識的就把人往外推。




推開之後發現對方癱軟無力的往後倒,反應過來以後又伸手把人拉住,又倒回了他的身上。




然後兩個人就這樣站在門口,約莫五分鐘。




“這個白癡⋯⋯”二階堂大和一邊這麼想一邊伸手去摸八乙女樂的額頭,想看看他是不是發燒了。




然而什麼都摸不出來。




因為手上是冬天加厚保暖的手套。




於是他又再思考了五分鐘。




最後脫下了手套,摸到了八乙女樂過高的體溫,馬上戴回去以後趕快把人擺回床上。




11.




回到自己房間翻出了平時戴在身上的感冒藥,拿去塞進了八乙女樂的口中,並且替他在頭上擺了用冷水浸濕的毛巾。




最後二階堂大和只是靜靜地坐在一旁,想著可不可以偷捏這個長得很帥的病人。




破壞我原則的傢伙。




12.




隔天早上八乙女樂醒來,看見趴在床邊的二階堂大和,令他驚訝之餘內心更是浮現了一種絲毫都不熱烈、清淡不易察覺、就如同冬日難得的陽光一般,溫暖舒心的感受。




「嘛,這是可以靠近你的暗示嗎。」他對著還熟睡的二階堂大和發出了像是在詢問亦像是自言自語的確認。




13.




又過了幾週,這部戲殺青了。




兩人拍完最後一幕的對手戲,下戲後分別回到了休息室。




「二階堂,走吧,喝酒慶祝囉。」




「啊,等我把衣服換好。」




外套、圍巾、最後是手套⋯⋯一切按部就班的著裝。




穿到最後發現手套只剩一隻。




正當二階堂大和還在錯愕的時候,八乙女樂走上前去抓住了他沒戴手套的那隻手,就這樣把人牽出了休息室。




而二階堂大和並沒有想把手抽走。




就牽著吧,挺好的。


评论
热度(16)
©微璽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