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璽霜

》灣家人

》CP真愛是方王 其他很雜食

~~~~~
》近期沉迷小偶像
~~~~~

大部分都是去看別人的文
偶爾隨筆寫掉落個幾篇

【2018百日方王/Day36】所缺

 @💘方王活动企划(2018) 


//4000er生日快樂

//想往原著向的雙向暗戀發展

//外國命字瞎起


//文內因劇情需要出現 孫哲平 張佳樂 黃少天 喻文州 四人

但是此文並沒有要放cp觀下去 先行預告



//以下正文!!//


金髮男子朝着吧台走去,看着台前剩下半瓶的冰可乐冒着水珠,忍不住调笑。


「Jeremy,你怎麽来酒吧又是喝可乐?」


「Davis你不懂,我喝的是思念。」方士谦一边刷着社群一边用流利的英文回答对方。


「是是,那套说法我听了好几次了。说吧,为什麽找我来酒吧?」


「我要回去了,回去中国。」


「要回家了是吧,怎麽?之前不是说要漂泊一辈子吗?是什麽大事要召唤你回去了?」


「回去把我的挚爱追回来。」方士谦将萤幕转向了Davis晃了晃。


「OK,又一个爱情使浪人回头的故事。」


「以前我只觉得陪在他的一旁就好,离开的时候觉得远远地看着他就好,但是现在连要看着他都快做不到了,我才发现,没有他我整个人都不好,我爱他,也只要他。」说着他脸上就带着一种无奈的笑容,像是在自嘲一般。


「你想好了就去做吧,这麽好的人错过多可惜。」


「是啊,他这麽好。」


「再见了我的朋友,祝福你们有个好的结果,有机会的话请你们到我家吃个饭,哈哈。」


「会有的,再见。」


说完方士谦把剩下的半瓶可乐一饮而尽,这个举动不禁让他想起以前在训练的时候,为了阻止王杰希喝下太多的碳酸饮料,都会偷偷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他桌上剩下的半瓶可乐一口气喝到只剩一小口,再等到王杰希把最后的那口喝完后问方士谦为什麽又偷喝他的可乐,自己总会有千奇百怪的回答方式。


为什麽方士谦不直接喝完?


因为这样才有间接接吻的机会,四捨五入就是偷偷亲了王杰希一下。


暗恋中的人总是有旁人无法理解的小心思。


===========


王杰希在第十三赛季微草夺冠那天之后没多久宣布退役。


退役那天,他欣然接受着后辈的各种道别和祝福,他没有像数年前方士谦一样,记者会结束就回俱乐部收行李一个人悄悄的走了,连庆祝夺冠的宴会都没有参加。王杰希会捨不得,但是他捨不得的是微草的队员们发现他一声不响地离开,然后无法送出特地准备礼物和祝福,脸上的表情有多失落,王杰希一点都不想让他们在夺冠后还露出那样的表情。


欢送会一开场就放了特别剪辑的影片,从出道至今很多精彩的战斗画面都被截录进去了,王不留行横空一个个击退强敌,带领微草夺下三座冠军,不仅仅是赛场上的表现,还有很多王杰希个人的影音,出道记者会那青涩的样子、接下代言拍了中药汤的广告、全明星赛拉起高英杰的手的照片、国家队拿下世界冠军时,与当时队友的合影……种种有关王杰希在荣耀职业圈子裡所作的一切,无论是战队所保存的档案,还是从粉丝手中得到的资源,这些都是王杰希留下的一切。


在这个赛场上闯荡了十多个年头,他觉得自己称得上是十分幸运的,怀抱梦像追求梦想最后梦想成真,像他这样风风光光的退出赛场,而不是黯然离去,是多麽难得的一件事情。


原本以为欢送退役的队长这个桥段应该是要在温馨且感人的气氛下结束,已进入下一个庆功宴的环节,突然,袁柏清接了一通电话之后面有难色,好像憋着什麽话要说又不开口,于是王杰希就上前关心了一下。


「出了什麽事?有要紧的事情你先去处理也没关係的。」


「队…队长……那个……」袁柏青欲言又止的样子让王杰希开始也担心了起来是不是发生了什麽很不好的事情。


「师父说他再来这的路上而且快要到了……」


那真是很不好的事呢,王杰希心裡这麽想却还是一脸镇定的说。


「没事,也不是什麽很要命的事儿,我来处理。」


说完王杰希转了身独自走去楼下等人,留下原本还在替他担心的队友们。


「英杰,你说他俩会不会出什麽事啊?要不我们偷偷跟去看着?」


「会没事的吧……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可以好好沟通的。」




王杰希站在俱乐部空无一人的大厅,等着一个自己好几年来从来没联络的人,思索着见到那个人应该要有什麽反应才是正常的。


应该若无其事的道声好久不见?还是乾脆摆出高冷的姿态,装作与他此生毫无关係?


还没等到王杰希在心中下好定论,一个熟悉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怎麽是你下来?我不是跟柏青说要他偷偷带我上去……」


「你个外人来凑热闹,还要嫌弃来的人?」


「我哪有嫌弃你啊!怎麽敢嫌弃你呢!我只是觉得你是主角还让你来接我多不好意思啊……」


「谁说我是来接你的,我是负责来阻止你进入的,都已经离开战队好几年了,怎麽样都算是一个非相关人员,不给你进去。」


「王杰希你少唬我,我刚刚都跟经理打过招呼了,分明是你自己想赶我走。」


「谁要赶你走了,明明是你自己要走的……」


此话一出让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变得微妙,王杰希也意识到自己刚才那种略带埋怨的语气,给人听起来像是委屈巴巴的撒娇,一时之间也不想再和眼前的方士谦多说什麽,一语不发的转了身,飞快地走回楼上被布置成会场的会议室。


而此时的方士谦就算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如意追回王杰希,也觉得自己回来这趟值了,至少他确定了自己在王杰希心中,还是有那麽一点点特别的。




因为王杰希像是逃跑一般的往楼上走,独自一人回到会场时,让众人紧张了一下他们是不是又发生了什麽摩擦,最后是由高英杰上去询问。


「他说太久没见到你们所以有紧张先去个厕所。」王杰希面不改色地说出一个随便听都知道是瞎扯的谎言,以致于众人也不好再去反驳什麽。


「小队长你怎麽接个人接得那麽不专业啊,也不等等我再进来。」方士谦一边抱怨一边把手搭到了王杰希肩上。「各位好久不见啦!」


方士谦的出现让队上无论是旧识或是新知都围了过来,当他还是微草副队长的时候,底下的后辈都觉得他是个直爽又亲切的好前辈,见到面当然是开心地聊上几句甚至调侃他在外浪荡不知要回家,而不熟悉方士谦的后辈们当然也很清楚这位前辈当年在场上意气风发的模样,带着崇拜的目光看着他。


王杰希因为被方士谦搭着肩所以一起站在了目光中心,脸上的表情就如同平常开个赛后记者会,那种清冷却保持微笑的面貌,让人有他一点都不在意现况的错觉,几分钟后他仅仅是撇了头,和方士谦对上了目光,而对方也只需要透过一个眼神就明白自己该适可而止了,流畅的把话题主角带回得到冠军的队伍上,自己勾着王杰希到一旁找饮料喝。


「拿去。」方士谦顺手抛了一罐可乐给王杰希,自己则是拿了啤酒一喝就是半罐。


王杰希没有马上打开经过摇晃的可乐,倒是看着方士谦喝酒那种老江湖的模样,忍不住嘲讽他。


「浪荡几年沾染多少菸酒了?」


「没,我去酒吧只喝可乐,但是今天心情特别好,喝点酒庆祝一下。」


王杰希没有再回话,两人之间又陷入沉默,在周围喧闹的气氛下显得更加安静。


方士谦自知一直待在这裡也没戏,不如去和其他人交流打屁一下,顺便套一下后辈们的话,看看这几年王杰希的状况怎麽样。


而王杰希只是坐在休息区,偶尔有几个人前来找他聊天,无论是请他给一点往后发展的建议,或是问他以前有人感冒就会煮的香菜粥食谱,甚至是玩着玩着手机不知给放哪去了跑来问队长该怎麽办,所有人都一如往常的,大大小小的事通通都会说给王杰希听,他也总是认真听着再认真回复,一边听着一边偷偷计算方士谦喝掉多少瓶酒了,心裡暗自怀疑是不是如同他说的只喝可乐,酒量变好那麽多。


但是很快的就验证了方士谦的酒量到底进步了没这件事,几杯黄汤下肚后,方士谦典型的喝醉状态就出现了,平时他就是活泼闹腾了点,也不过就是一个开朗的大男孩那样,虽然也会偶尔对王杰希耍赖,不过也还算通情达理,但是只要喝醉酒,整个人就会变得格外任性,说一就要做一,没有达成目的是不会消停的。


他酒量没有变好,只不过是今天脑抽开始豪饮。


这是王杰希心理的答案。


而酒醉的方士谦这次耍任性当然还是往王杰希身上去,在众人苦恼怎麽把眼前的醉汉安全的送回家的时候,方士谦已经整个人缠着王杰希,死死的把他拽在怀裡。


「我要小队长跟我回家!」


听到这番话经理和几个队员们面面相觑,不给完成他心愿他又要开始往下闹好像不太好,但是把麻烦推给面色不悦的队长感觉更不好,到底该怎麽处理眼下的状况,着实头疼。


「我有开车,我把他送回家吧。」最后王杰希还是开口替众人解决烦恼,就如同他一直以来的样子。




当王杰希好不容易跟其他人一起把方士谦拖到车上以后,王杰希问。


「你家在哪?」


「小队长想知道我家在哪?给点报酬就告诉你。」方士谦说完以后用食指在脸颊上点了两下,意图十分明显。


「没,我不想知道,等等开去荒郊野外把你给扔了。」


闻言方士谦很快的自己繫上安全带,作势要赖在车上。


「不行,你载我到荒野我就待在这裡死不下车。」


王杰希也没打算再理他,专心地开着车离开停车场。




「下车。」


「嗯?这裡是哪裡?不是我家啊我不下去。」


「方士谦你给我下来。」


「好嘛,下车就下车,不过小队长你要牵着我,不可以随便把我丢在路边!」


王杰希看了一眼方士谦伸出的手,微微的叹了口气后一把抓住。只见方士谦心满意足地跟着王杰希走进电梯。


「所以我们现在要去哪?」


「我家。」


「为什麽不回我家?」


「因为我不知道你家在哪。」


「喔……可是……」


「再多嘴你就睡路边吧。」




进家门以后王杰希先是去翻翻有没有新的换洗衣服打算让方士谦换下来,但是方士谦看到床就像是看到家乡一样,一股脑而地躺了上去。


「你换了衣服再睡。」王杰希拿着一叠衣服站在床边。


「不要,我累了,我要睡觉。」说完方士谦就摆好姿势准备入睡。


见状王杰希也不打算再跟一个醉鬼计较什麽,打算自己去洗个澡准备睡觉,但是正当他跨出第一步时,方士谦像是想起什麽依样,从床上起了身,一把抓住王杰希往床上一拉,让他重心不稳整个人倒在床上,最后严严实实的把人抱在怀裡以后呼呼大睡。


王杰希则是面带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睡脸,心裡却有点庆幸自己把人带回家,脸上出现了一丝笑颜,他伸了手狠狠地捏了方士谦的脸颊,力道大得在他脸上都出了红痕,但放手之后心裡的埋怨也莫名的就消散了。


还好你还记得回来。


这是王杰希入睡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隔天方士谦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的他发现这并不是自己家,坐起来看到一旁的玻璃橱窗裡摆着第七赛季冠军队限量的王不留行手办,突然一个心领神会自己身处何处,但是马上反应过来肯定是因为自己昨天喝醉以后,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所造成的结果。


「你要起床了没,方士谦。」


王杰希打开房门就看到一脸慌张的方士谦,不说还以为谁把他怎麽了。


「醒了最好,你可以滚出我家了。」


「王杰希你也太无情了吧,把人捡尸回家还不好好负责吗?」


「放心好了我没有对你怎麽样,只不过善尽队友爱,但是现在队友爱用完了。」


方士谦知道自己喝醉酒以后可能会失态到无法收拾,而且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到底对他做了哪些过分的事,显然现在王杰希已经快失去对他的耐心的,这种时候还是乖一点,把自己整理整理先撤离一级战区,在来想想下一步对策,索性离开。




方士谦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找个救兵,但是队上那些年轻人,他们一个个护着王杰希,顶多只能搞清楚自己离开微草以后,王杰希日常是什麽样子。


他打开了自己好几年没用的QQ号,然后发了讯息给袁柏青,要他报备一下队长从第七道第十三赛季给人的感觉。


袁柏青的回答是:「队长只有在你不告而别的隔天,一整天看上去都若有所思,虽然他本来就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烦恼,但是他那天的若有所思,看起来非常无神,甚至能用魂不守舍来形容。不过我能看到的也就那麽一天,毕竟后来就是夏休期,等到放假回来以后,队长又是那样坚定有威严的模样,看起来什麽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听完这番叙述方士谦就发现事情好像跟他当年以为得不太一样。


于是他又立马开始想谁可以来帮他进行追回王杰希的计画,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且当年熟悉的那些人如今很多都各奔东西,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找谁才好。


翻一翻自己的通讯录,突然看到了二期的群组,觉得这裡头三个人至少两个是靠谱的,随手一个消息就这麽发去了。


「求现在身处北京的人士,在线等,急。」


「哇!失踪人口回归啦!」这是张佳乐。


「嗯?你回来了?我在北京。」这是孙哲平。


「身处国外,爱莫能助。」这是林敬言。


「行,晚上吃个饭面谈,等等发你地址。」




「张佳乐你怎麽也在?」


「有饭当蹭必须蹭,放心吧吃不垮你的。」


「行吧,多个人多点主意。」


温馨的叙旧晚餐就这麽开始了,方士谦一边吃一边给两人说自己与王杰希的恩怨情仇,还有昨天发生的事。


「方士谦你当年怕不是傻了吧?他没有留你,你就这麽走了?」张佳乐毫不犹豫地吐槽。


「我也很绝望啊,他那时候一脸冷淡地问我为什麽走,我跟他说去看看世界是怎麽样的,说不定有很多很多比这裡好的东西。他问我会不会回来,我就说要有理由才会回来,但是父母都去国外逍遥了,应该没什麽好回来的了。他就用他平常那种高冷的表情,说了一句『那你走吧。』就没有再说什麽了欸!」


「我怎麽觉得他的回答很有他的风格啊,人设不崩。倒是你这样耍傲娇赌气就走了,他会觉得你没把他放在那个回来的理由啊。」孙哲平听完则是简略分析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这麽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到底该怎麽办啊……」


「好好去把话说清楚不就得了。」孙哲平给了一个直接的建议。


「但是他现在看起来根本不乐见我啊。」


「喔?那就找别人约他让他出来的时候见到你啊。」


「找谁?」


「我知道谁有办法帮到你,让我找找。」




赶走方士谦以后王杰希要面对的是蓝雨的正副队长,决赛前一天黄少天传了讯息给王杰希,先是要他明天加油,再来是说他和喻文州会飞去北京的赛场看总冠军赛,所以为了感谢他们两个人的亲自助阵,黄少天跟王杰希说无论冠军是否拿到手,都要蹭王杰希一顿饭。


「老王你搞一个夺冠退役玩得这麽帅啊。」黄少天嘴裡含着饭菜一边说。


「不留遗憾吧。」


「你都拿了两冠有什麽好遗憾的?」


「辛辛苦苦多撑着那麽多年,不拿当然遗憾。」


「你的意思是在方士谦退役以后自己撑着那麽多年?」喻文州敏锐地听出了这话中的心思。


「跟脑筋转很快的人讲话真是一点都不费力。」


「你至于吗?都几年过去了,该忘了吧。」黄少天有点看不下去眼前这个狠狠砸了自己冷静自持人设的王杰希。


「我以为我忘记了啊,可是他回来了。」


「你说他回国?你们见过面了?」


「何止见过面了?他昨晚还睡在我家裡。」


「不是啊老王你怎麽那麽没个性就这麽让他去你家了吗?当年是谁自己投也不会得离开的?」


「你的脑洞扩展太快了,昨天微草的庆功宴他突然出现,然后不知道在犯什麽傻一股脑而喝酒,最后醉了又缠着人,也不知道他家在哪,就带回去了。」


「那你们发生什麽事没有?例如酒后乱……」


「没有,他睡死了。」王杰希赶在喻文州把话讲完之前打断了他。


「你这麽怨妇的口吻是怎麽回事?」


「你才怨妇你全家都怨妇。」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黄少天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张佳乐传来了手机。


「张佳乐说他要重现百花缭乱的盛况,要去放烟花。」


「这年头哪能找到什麽可看的烟花来放啊?还不如上机看他扔手雷实在。」


「看他讲得煞有其事,应该有其他厉害的招吧,去看看?」


「行。」




三人就这样搭着王杰希的车来到了离城外有点距离的空地。


「唷,来得正好,黄少天你跟喻文州来帮我拿车裡的东西。」


「我也去帮忙?」


「先等会儿,大孙在准备另外的东西可能也需要人手,你在这裡等他一下吧。」


王杰希点点头,然后靠在车边上等着。


「王杰希。」


「喔,你也在啊。」


「为什麽不是问我为什麽在这?」


「不知道,纯粹觉得你出现很正常。」


「好吧。」


两人之间又陷入沉默。


「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了,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你很早之前知道了?那为什麽你一点表示都没有?」


「因为你看起来没有真的很认真地喜欢我啊。」


「你怎麽判定我没有认真喜欢你的?」


「你就这样一点都没有不捨的出了国,在外逍遥,一点也没有像是对我有什麽深厚的感情啊。」


「所以你现在是在怪我?」方士谦不敢置信的问。


「难不成是要怪我自己吗?怪我没有把你留下来?你那时候都退役了,照理来说你后面的人生有何规划,无论你想追求更美好的未来、找到此生在事业的第二春要发展大好前程,我于情于理都没什麽理由好阻拦你的。」王杰希也回答的理直气壮。


「于情你可以留我下来的!」


「方士谦我在你眼中看起来像是那种会因为私心,然后绑住自己那麽喜欢的人去放弃自己所追求的事物吗?」被这麽一说让王杰希突然来气得马上出言反驳。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等等你刚刚说了什麽?」


意识到自己前一句话似乎没有经过大脑,而是直接从心底说出口,这让王杰希有点尴尬,他停顿了一下,摆正了自己的情绪之后才继续说。


「我那时候真的很喜欢你,所以只要你可以找到你所嚮往的美好,就让你去啊,又没什麽大不了的。」王杰希的言语十分平静,彷彿当年面对失去的那种悲伤不存在一样。


「那现在呢?」


「不知道,听到你回来的时候我很讶异,但是既期待想看见你又不想看见你,也不知道你回来是为了什麽,我一点都不敢猜测。但是看到你睡在我身边的时候,心裡面就是很安心。」


「所以现在我只觉得,你回来了,那很好。至于喜不喜欢你,不知道,可能还是喜欢你。」


听完王杰希说的话以后,方士谦脸上浮现的笑意藏也藏不住,整个人呈现一种开心得合不拢嘴,乐得一个傻憨样,看着方士谦开心的模样,王杰希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王杰希你知道吗?我一个人在国外,遇到很多人做过很多事,但是在那同时我也都在关注你都做了些什麽,即便只是媒体的官腔报导跟那些给你带上几十层滤镜的广告片段,那时候我一直觉得,就算你从来没感受到我的感情,但是我能默默地看着你过得很好,那也就够了。」


「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连要看着你都做不到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只是和你这麽保持距离。所以我就回来了,回来找回自己心裡面所缺的那一块,而且很好的是,还真的给我找回来了!」


「是啊,真的很好。」



------

嗯?你说作者忘了来助阵的那四位?


他们早就在两人开始对谈的时候,经过彼此之间交换情报,机智的决定四个人一台车,火速离开现场。


~~~~~


雙向暗戀果然很難操作

雖然很多都是把自己的心理模式稍微套進去

但還是......_(:3 」∠ )_


以後繼續加油!!d(`・∀・)b

评论
热度(15)
©微璽霜 | Powered by LOFTER